2007/06/30

Kernel



又一個微小的易西死去,在他心中。

或許那個微小的他早已死去,只是再死一次而已,也或許才剛剛死去。

總之,死去。

即使,易西想拉著事情慢慢地往回走,走到分叉的路口,

因為易西知道喀型這東西不像是kernel,

更改成想要的設定,再reboot重新啟動就全然不同了。

不過事情啪的一聲,就又彈開了。



是不是要死去更多微小的自己,才會開始變得堅強呢?

還是聽著Alicia Keys或是James Blunt之類的就可以變強壯了呢?

唔,好痛。易西邊搓揉著被打到的手指邊這樣想著。

1 comment:

Maribeth said...

You write very well.